假的、謊言、薛丁格的貓

「假的!」其實是高深物理學嗎?

「假的!我眼睛業障重!」相信大家對於這句話都朗朗上口,還有人和時下最夯的Pokemon GO結合成影片,真是太有才了,台灣人果然創意無限。 (註1)

天下雜誌的 “獨立評論@天下”作者之一張家齊則相對嚴肅的探討了這個課題:“面對困境,告訴自己那是「假的」、「暫時的」?” (註2)

而自己第一次看到法師影片時,沒有真心白木的創意,也沒有獨立評論的省思,理工出身的我只直覺:這不是薛丁格的貓嗎??

薛丁格(Erwin Schrödinger)是蘇黎世大學的教授,專長是理論物理,量子物理大師之一,最厲害的莫過於他提出的薛丁格方程式,這方程式讓他在1933年和保羅狄拉克(Paul Dirac)共同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薛丁格方程式是以波函數去描述粒子的量子狀態,以微分方程去呈現波動系統,從數學角度去解eigenfunction會得到eigenvalue,去求解薛丁格方程式也會得到複數解,再說下去自己也搞不太懂了…其實除非對物理學小有研究,不然能真正理解這意涵的應該不多,連波耳(Niels Bohr)都說:「誰不為量子論感到困惑,就是沒有理解量子論。」(註3, 4)

所以薛丁格在坊間最有名的是他的貓,這邊的貓不是真實的貓,是他嘲諷哥本哈根學派的思想實驗,因為哥本哈根派說事情是不確定的,比如電子是波還是粒子,取決於你的觀察方式,從我們凡人角度來看,比如桌子這個東西,只有我們去觀察桌子時,桌子才會存在,如果桌子在我們背後,而我們不去管它,那桌子存不存在不是很重要。薛丁格於是說,把一隻貓關在箱子裡,給他放毒氣,可憐的貓要和毒氣共存於箱子內,照常識來看,那貓肯定沒辦法活,可是照哥本哈根派的說法,在我們觀察之前,貓會處於死和活兩種狀態的疊加,觀察後貓的狀態才會確定

看到這我們就能猜到,海濤法師大概讀過量子物理,法師的函數有老公、小三、房間和觀察者老婆,來看看他的原文:「門打開,妳老公跟別的女人在睡覺,馬上關起來。假的!哎呀我眼睛業障重」照量子力學的角度,門打開之前,老公和小三會是個機率波散佈在空間內,觀察後波函數會崩塌,確認了老公有外遇這件事情,所以法師才會說假的,這邊的 “假的”,是要你回到觀察狀態之前,讓老公和小三處於有偷偷交配和沒有偷偷交配的疊加狀態,讓事情回歸到不確定,像那隻可憐的毒氣貓一樣,沒有觀察就不知道是死是活,雖然經驗告訴我們老公和小三在房間門還關起來,事情大概已經很確定了,只是他們忘記鎖門也太不小心。(註5)

此時耳邊響起了首旋律優美歌詞也很有意境的歌,中島美雪的「給我一個永遠的謊言」(永遠の嘘をついてくれ),寫給據說是昔日戀人的吉田拓郎,其中一段歌詞:

「想聽你說一個永遠的謊言,説我倆仍在旅途當中;

想聽你對我說一個永遠的謊言,千萬別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請給我一個永遠的謊言,告訴我無論如何這一切都是因為愛我。」 (註6)

 

法師、薛丁格、中島美雪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結論

我們沒辦法改變觀察結果,但可以選擇面對結果,也可以選擇讓事情回到疊加狀態,有時候,疊加狀態反而能讓觀察者開心過活。

 

 

參考資料:

1 https://www.facebook.com/BSmeansBoShen/

2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47/article/4576

3 <上帝擲骰子嗎> – 曹天元

4 http://goo.gl/ti5jvm

5 其實觀察後事情已經決定,所以"假的"某方面其實是在騙自己.

https://goo.gl/W8fT4M

廣告

2 Comments

  1. 薛丁格, 波爾, 海森堡, 愛因斯坦. 這些人讓古典物理之後的課本突然變得超厚… TMD 讀起來真的會要人命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