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共居生活 The Commune

「這部電影說的是一對事業有成的夫婦,邀請一群性格、工作、生活都不搭嘎的人一起生活在同一棟房子,然後這群人最後把房子的主人婆趕出自己家的故事。」

 “令人難忘的賣座電影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在上映年度極受歡迎,二是受歡迎度持續十年以上。” –  Howard Suber

以上述的條件來看,《丹麥共居生活》肯定不是個「令人難忘的賣座電影」

導演在這部電影用他喜愛的模式拍出他自身的觀察再融入一些自己的故事,上面這句不明所以的句子自己也不是很確定怎麼寫出來的,但看完《丹麥共居生活》後,周圍群眾大概九成臉上寫著:我怎麼會花錢來看這部電影?

原因不外乎,我們對於人民公社、多元成家這種概念相對稀少,難以體會影片中的生活,再來是導演使用的編排方式,讓這部戲的一些橋段和台詞,情緒釋放來的太突然,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疑惑

若非在電影院欣賞,相信會是一部斷斷續續看好幾天還是看不完最後快轉至結局的電影,對《丹麥共居生活》有興趣的人,可以到Youtube看看預告片即可,故事架構和有趣的鏡頭大概十之七八了

但是《丹麥共居生活》卻是一部值得留意的電影,導演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是逗馬宣言(Dogme 95)的共同發起人,這是一種讓電影更加與現實接軌的拍攝模式,例如拍攝地點和故事地點要在同一個地方、音軌和影像必須同時錄製、影像不能有特殊的後製處理等等

所以我們看著這類電影的不暢快,可能只是我們過於習慣了好萊塢的敘事方式,導致對於其他電影的表現手法接受度相對減少,例如電影中我們感受到過於突然的情緒,現實生活中可能常常遇到,而這位導演剛好又很懶得說廢話,從這個角度來看,願意使用非主流方式來表現影像的導演其實頗值得欣賞,畢竟主流和非主流這種東西就像個鐘擺來來回回,誰又知道鐘擺何時會擺向何地呢

結論

一本書、一部電影、一場演出,只要有那麼一句話、一個場景、或一個時刻讓參與者產生共鳴,似乎也就值得了。丹麥共居生活的各式腳色或多或少能讓觀賞者在某個小地方產生一些情感連結,導演的表現手法也值得我們給他多一分的尊敬,不過凡提柏格也有他自私的一面,電影中只有他的老婆也是曾經的小三沒有露點。

廣告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