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故事:荷蘭人在台最後一役(3)

接續…

6. 第一階段:鄭軍陸海大勝

4/30 一早鄭軍船艦就佈滿大員外海;
之後利用大潮通過鹿耳門水道直達台江內海,
這步殺的荷蘭人措手不及.
因為荷蘭主要防衛是在熱蘭遮城,
但是鄭軍卻繞過去攻打台灣本島的普羅民遮城.
而普羅民遮城對於戰爭的準備更少,
如果普羅民遮城失去熱蘭遮城就陷入孤立.
因此鄭軍分兩隊一登陸本島攻打普羅民遮城,
一隊登陸熱蘭遮城上方的北線尾沙洲,
因為只要控制北線尾沙洲就能保持水道暢通,
鄭軍船艦就能自由進出台江內海.

7

鄭軍進軍路線 駐1

a. 普羅民遮城的抉擇

馬信在4/30率領鄭軍登陸後就往普羅民遮城挺進,
當時成內只有約140名士兵, 所以大員在約下午4時,
派遣上尉艾多普(Joan van Aeldorp)帶200人增援.
但在鄭軍艦船阻擾下只有約60人抵達普羅民遮城,
艾多普只能帶著其他士兵折回熱蘭遮城,
不過鄭軍也沒有對城硬攻,
雙方只有用步槍還有弓箭零星的交火,
之後鄭軍就派軍包圍普羅民遮城.

城內的荷蘭人此時開始動搖,
因為他們發現普羅民遮城沒有堅守下去的條件:
1.城內糧食太少, 大部分都在城外;
且還沒有時間人力搬進城,
最後不得已荷蘭人只能燒毀城鎮還有糧倉.

2.火藥不足只剩兩百磅, 子彈也不夠.
剩下的引線不是受潮就是不能用.

普羅民遮城地方官瓦倫泰(Jacobus Valentijn),
這位大部分的史書都翻成貓難實叮的傢伙.
他判斷城無力堅守, 但是他又不能說輕易投降,
雖然當時鄭軍開不錯的條件給他投降,
包括承諾善待荷蘭俘虜等等…
他如果選擇投降可以救他手下及士兵的命,
但是他之後自己可能會受審判為叛國處死刑.

瓦倫泰一方面希望派人跟鄭軍談判,
另一方面希望能跟大員的長官揆一取得聯繫.
因為瓦倫泰不想一開始就承擔這麼大的責任,
所以他跟鄭軍說是否要投降須要揆一的同意才行.
之後揆一回覆授權給他自行決定要堅守或投降,
然後順便說他無法再給普羅民遮城援助.
如此的局面瓦倫泰只能用最安全的方法來決定,
就是東印度公司決策最常用的方法:開會.

這時候已經是5/3號了,
會議前他們已經知道在大員北方陸海都敗.
這稍後會提到, 培德爾上尉在北線尾慘敗戰死;
在外海海戰時Hector號又爆炸沉沒,
台江內海全被鄭軍掌握, 大員無力給予支援.
普羅民遮城只能抵擋一波攻勢之後就擋不住了,
最後眾人決定在還有條件可以談時;
尤其是對方又提出合理的條件時;
那麼或許是該選擇接受投降保全眾人,
所以之後雙方就談投降條件以及簽約.

最後在5/6,
普羅民遮城剩餘的140名士兵,
列隊岀城並將步槍裝彈上膛、點燃引線,
象徵性的共同擊發一槍後交出武器投降.
全部加上家屬以及一些平民總共約270人,
但經過9個月的戰亂這270絕大部分都死去.
只有幾位醫生以及土地測量師P.Marville,
及他們的家人能活到這戰爭結束.

b. 北線尾沙洲的爭奪

9

北線尾沙洲之戰及水道路線 駐1

由於只要控制北線尾沙洲就能控制台江內海;
所以5/1鄭軍派宣毅前鎮陳澤帶隊,
約率領2000名士兵登陸北線尾.
培德爾得到揆一許可率領250名士兵迎戰,
因為培德爾有鎮壓1652年郭懷一叛亂的經驗,
在他認知裡華人都是膽小鬼,
只要放個幾槍和還有聽到槍砲的聲音,
敵軍就會逃亡開始逃亡潰敗.

培德爾過去的經驗並沒有錯.
郭懷一動亂時人數最多達4~5千,
當時荷軍不過百人就成功鎮壓.
但當時的對手是農民還有一般民兵,
可是眼前的鄭軍可是常規部隊且身經百戰.
雙方第一輪交火就培德爾發現無法擊退鄭軍,
更慘的是陳澤派人從水路包抄,
成功埋伏在荷軍背後的沙丘還有樹叢,
雖然在大員的荷軍有看到這支別動隊,
馬上發炮打出信號通知培德爾撤退.
但是培德爾隊隨即遭到前後包圍而潰敗,
包括培德爾在內118名士兵陣亡,
剩下的只能拋棄裝備及槍登上小船逃回大員.

c. 第一次大員海戰

5

<荷軍增援船艦動向>

范德蘭走之後剩餘戰船陸續被派往各地,
De Vincke在鄭軍抵達之前已經開往淡水.
5/1時剩下比較大的戰船兩艘:
Hector 號`S Gravelande 號,
就先掩護培德爾隊登陸北線尾,
之後就與鄭式海軍約60艘船艦交火.
鄭軍的陳澤以及侍衛鎮陳廣和左虎協陳沖,
他們這次海戰主要次用小船迎戰,
戰法是試著接近並勾住荷船的纜索.
然後登船攻擊, 但是卻遭荷軍火炮擊退.
鄭軍多次攻勢無效後打算先行撤退,
此時 Hector 在預備追擊時因船員操作不慎,
誤點燃船上火藥庫造成爆炸而沉沒…
Hector 爆炸對荷軍是非常沉重的打擊,
此時大員海面上荷蘭船隻,
除了`S Gravelande 之外只剩 Maria.

面對眾多敵艦,兩艦孤零零的只能先逃往深水區,
走之前他們看到大員市鎮已經起火.
此時 Maria 號的船長: Cornelius Clawson,
用小船登上`S Gravelande 和對方船長開會.
他覺得兩艦應該試著回巴達維亞通知公司討救兵,
`S Gravelande 的船長不認同,
他覺得我們應該留在這片海域警告荷蘭船隻,
因為此時要去巴達維亞正是逆風,
所以要回去必須頂著西南季風前進,
而且要改變航向走不熟悉的路, 這風險太大.
對此我們從小身長在此應該不陌生,
臺灣從5~11月左右是吹西南季風,
鄭成功挑這時機來打台灣不是亂選的,
因為4/30左右東北季風剛好結束,
他料定此時荷蘭人肯定無法回巴達維亞求救.

8

Maria號 求援路線 駐2

對此 Clawson 船長不能認同,
他覺得儘管有風險還是應該去嚐試,
`S Gravelande 的船長最後的回應是:
" 想去就自己去吧! “
所以ClawsonMaria 號後就獨自起航.
逆著季風以及冒著被西班牙人攔截的危險,
還有走在自己不熟悉可能觸礁的航道,
就是要往巴達維亞去求救.
也因為船長 Clawson 的勇敢及決心,
他帶來的援軍可以說是有機會逆轉戰局的,
也可以說是這場戰爭中最大的英雄.

待續…

圖片來源:

駐1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Taiwan_location_map.svg
駐2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2/Southeast_asia.jpg

廣告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