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 Beauty and the Beast】(上) 快於眨眼的剪接頻率

《美女與野獸 Beauty and the Beast》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這篇文章就直接切入一刷後三方面的感想

一、快於眨眼的剪接頻率

《美女與野獸》的剪接師是Virginia Katz,這位女士剪過幾部有名的片如《金賽性學教室 Kinsey》、《暮光之城:破曉 The Twilight Saga: Breaking Dawn》、《福爾摩斯先生 Mr. Holmes》等,也在美國電影剪接師協會(American Cinema Editors, USA )得過獎(Best Edited Feature Film – Comedy or Musical – Dreamgirls),所以相信她對於剪接的專精程度不在話下,不過在《美女與野獸》中,有一場戲是貝兒(Belle)到父親(Maurice)的房裡凝視父親以及兩人的簡短對話,這場戲中貝兒凝視父親約30秒的過程Virginia Katz大概卡了十幾個鏡頭,光是父親坐在椅子上修手錶印象中就用了三五個不同角度鏡頭帶過,在電影院中看到這段當下其實有點出戲,因為卡的滿多也滿快的。

剪接教父華特莫屈(Walter Murch)曾提出最好的剪接是像眨眼一樣自然,意思是讓人幾乎沒有意識到剪接師的卡點,華特莫屈解釋:「比如兩人在打架時,因為雙方的動作會很快,所以自然地眨眼頻率也會很高,那在電影中的打鬥場景卡點的頻率理想情況是和現實眨眼的頻率差不多,比如打架時一分鐘眨眼35次,那電影中打架一分鐘大約也是卡個35次。」依照這個邏輯,一個人凝視的過程眨眼頻率應該滿低的,這約30秒的凝視過程卡個三至五次感覺是相對合理的次數。

但是像Virginia Katz這麼有經驗的剪接師不可能不知道剪接教父的理論,所以這邊思考的點是卡這麼多次帶來的效果如何?於是特別搜尋了一下她有否針對《美女與野獸》的剪接提出什麼想法,滿幸運的有找到,Virginia Katz:「我的剪輯風格是隨具體情況而變的,剪輯時我會讓電影保留原來的味道,無論是動作場景或是父女間的談話,該是什麼節奏就是什麼節奏,剪輯為的就是講好一個故事、傳達情感 (註1)。」其實滿多剪接師都講過類似的話,說自己並沒有特定的剪接風格,如何剪接完全依照素材而定,下面假設三種情境:

情境一:凝視過程的剪接頻率和現實眨眼差不多。這種情況我們在看這場戲時,很可能會和貝兒比較同步,觀眾的心也許會和貝兒連在一起,一起在門口望著努力工作的父親。

情境二:凝視過程的剪接頻率比眨眼快一點,也就是電影實際的呈現。觀眾望著父親時,還沒眨眼鏡頭就換了個角度,換完沒多久又換了一個角度,再順便帶個父親的視角,讓觀眾可以從各個視角觀看父親與貝兒,比較偏向旁觀者的角度。

情境三:頻率低於實際眨眼。鏡頭持續停留在某個位置,然後停留再停留,讓觀眾眨眼再眨眼鏡頭還是不換,這樣效果大概就像侯孝賢那樣,好萊塢應該比較不會用這種方式

在業界有種研究剪接的方式是逐格研究,不過在思考這些剪接大師的話時就帶出一個明顯的問題是:除了導演、剪接或製片外,應該很少人會看過完整的素材沒有看過完整的素材來研究剪接似乎稍微有失公允也摸不著邊際(不過暫時也沒有更好的方式,因為專業的製片團隊不可能會讓團隊外的人看完整素材),所以再回到貝兒凝視父親的這場戲,以上的情境想像終究只是個人的想像,我們唯一可以知道的事情是:Virginia Katz在看過完整素材後,認為這樣的表現方式最能反應那場戲想傳達的情感,比如完整的素材可能讓剪接師感受到凝視過程的焦慮或其它內心情感,讓她在剪接時下意識的就增加了卡點,也可能她單純的覺得這樣表現最棒畫面也最美,觀眾很難推斷出真正原因,實際上剪接師可能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畢竟很多時候剪接就是個當下的感覺。

這邊會提出來討論是因為一刷時這樣的剪接頻率讓自已看電影的當下有點出戲(完全出於個人感受),所以由眨眼數這個點來思考這段畫面帶來的感受,並非評論這樣剪接的好或壞,因為沒有看過完整素材真的很難論斷剪接師如何呈現每一場戲,更不用說這些剪接師的經驗遠遠高於我們,剪接頻率高雖然當下有點出戲,但自己覺得這種頻率其實滿特別也滿酷的,《美女與野獸》除了貝兒凝視父親這段,有幾場戲的剪接頻率也滿高的,也許二刷或三刷時,能夠感受到更多剪接師想傳達的意念也說不定,當然也有可能是身為觀眾,被《樂來越愛你 La La Land》的長鏡頭養壞,搞得看每場戲都覺得剪接頻率很高。

(待續…)

【美女與野獸 Beauty and the Beast】(下) 盲從的可怕

 

註1. 《美女與野獸》幕後揭秘
註2. 寫完文章後看到一篇外國影評對於剪接也有類似想法,在這裡附上讓各位參考(A TALE WE’VE BEEN TOLD BEFORE: BEAUTY AND THE BEAST (2017)),節錄其中提到剪接的一段 " The editor, Virginia Katz, seems to understand that sometimes you may want to cut to different angles, but I don’t think she’s fully clear on why. Not a single shot lasts more than 10 seconds, and most average 3-5. There are also awkward too-long pauses before everyone speaks, like the shots were all cut a moment too early.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